桃李財經
作者很懶,什么都沒留下

2

文章/篇

1.7萬

閱讀/次

拜訪信息

為了給您提供更快更好的服務,在獲取作者聯系方式前,想對您有個簡單了解. 邀請您填寫如下信息

提交成功

非常感謝您的配合,我們的作者會盡快通過您的微信,
請耐心等待~

微信號

15701235851

俞敏洪沒有接班人

桃李財經
2020-04-17 · 17:08
[ 億歐導讀 ] “熱愛生命比起賺錢更加重要。”
新東方大樓,新東方,俞敏洪,在線教育

文章來源于:桃李財經,圖片來自“億歐圖庫”

【編者按】或許大公司都避免不了面臨靈魂人物離開的那一天,如何未雨綢繆選好接班人,是一件需要從公司的戰略發展、業務規劃、組織架構、人員培養等管理的各個層面統籌協調的事情,這很難,但不得不做。

文章轉載自桃李財經,作者鷗姐,經億歐編輯,供業內人士參考。


最近,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又萌生了退休的念頭。

3月底,俞敏洪在參加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線上直播時表示,他在疫情期間“已經在考慮自己的退休和退休時間,只不過現在不能公開”。他還提到“我做企業到現在也沒有太大的興趣,如果對做企業有興趣的話,新東方應該比現在更大一點。”

謙虛中帶著點傲慢,一如往昔。

至于新東方的未來發展,俞敏洪也表示,會交給更加年輕的一代去做。然而,話音剛落,4月初,俞敏洪就斥資3180萬港元增持新東方在線。這波“欲退還迎”的操作,不禁令人費解。

如今,同樣說著“錢不重要的”的馬云已退休半年,且飛快地適應了期待已久的退休生活——搖滾歌手、靈魂舞者、樂團指揮的身份一個接一個的在公眾面前亮相,全球飛來飛去,組織捐款捐物,當真活成了俠骨柔情的風清揚。

相比之下,年長馬云2歲的俞敏洪為何遲遲不肯放權?最大的原因可能還是,俞敏洪沒有接班人。

01“盡管俞敏洪比較土,但他是新東方真正的Founding Father”

俞敏洪,一個教育屆里的大咖,一名老師圈里的老臘肉,一位新東方的“發單鼻祖”,更是“中年網紅”的代言人。作為教育行業第一批創業的人,是中國教培行業的先行者,也是新東方“教父”。1991年畢業于北大,俞敏洪從英語培訓做起,1993年創立新東方,將新東方從一個小機構一點點做大做強,做成教培行業老大哥。

WechatIMG8.jpeg.jpeg

如今,新東方是中國教育類上市公司里難得的市值超千億的企業。3月26日公布的《2020胡潤百學·全球教育企業家榜》中,俞敏洪以200億身家排名第六,在線教育跟誰學創始人陳向東以320億元進入前三。

他曾一度被徐小平比作《出埃及記》中的摩西,帶領一群年輕的教書匠從一無所有走向財富自由。比如3月26日上榜的跟誰學創始人陳向東,就曾是新東方的一員。

58歲的俞敏洪不止一次公開說想退休了。

早在2006年新東方成功赴美上市時,俞敏洪向媒體透露,在尋找合適的接班人,以便自己能盡早從CEO一職上退下來。

在2019年9月20日的《老俞閑話》中,俞敏洪表示,當初他想掙夠30萬就退休,后來發現30萬不夠,因為通貨膨脹速度超過了自己的掙錢速度,所以他決定掙夠100萬再退休。

盡管入行已27年之久,作為200億美元市值企業的掌舵人,他卻認為自己的獨特之處在于,“我身上是最不具有企業家氣質的。”

但不可否認,他就是新東方真正的權威人物。現在是,以前也是。這個最不像企業家的企業家,擁有讓大多數人艷慕的能力——無論是遭遇貶損還是被崇拜,自始至終,他都被下屬認同為企業的精神領袖。

稍微了解一點兒新東方歷史的人,無不以俞敏洪“時常被欺負”為談資。在被公認為以新東方成長歷程為藍本的2013年熱門電影《中國合伙人》中,以俞敏洪為原型的成東青,被塑造的鮮明性格就是“窩囊”。

的確,早年新東方的三駕馬車中,徐小平和王強一度簡直就是為擠兌俞敏洪而存在的。徐小平甚至曾公開說,他在新東方的使命就是要指導俞敏洪、批判俞敏洪、改造俞敏洪。

2019年8月7日,俞敏洪在自己的公眾號“老俞閑談”里談到,2002年,他曾被團隊趕下新東方董事長位置。“俞敏洪你一個農民出身,現在新東方要現代化發展,改革過程中間最大的障礙就是你了,如果你不當董事長和總裁的話,由我們來做,也許就能把新東方帶上正軌...(最后)王強當了董事長,胡敏當了總裁,他們互相配合、發展。”

于是,從2002年到2004年,俞敏洪在新東方只是一個股東。俞敏洪甚至笑言稱被趕下去后曾想過把新東方弄黃了。然而高管們認識到他才是新東方的爸爸,兩年后,俞敏洪重新回歸。按照高管們的說法,“俞敏洪是新東方真正的Founding Father,我們只是新東方的Founding Uncles。”

在面對內部激烈的沖突時,俞敏洪的解決方式無疑是直指核心的。“重新進行利益分配,讓大家慢慢感受到這是最公平、最合理的。”他說:“歸根到底,任何沖突都是利益和權力的沖突,解決不好就會形成革命。新東方革命鬧過好多次,但是革命到最后上市了,利益和權力的重新分配贏得了完美的成果。”

而今,徐王二人徹底脫離新東方日常管理,但俞敏洪和他們之間的友誼繼續,演繹出“中國合伙人”的絕佳樣本。

電視劇《亮劍》的亮劍精神才使得李云龍的部隊所向披靡,戰無不勝,可見精神對于個人,對于集體,對于組織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從精神層面,我已經歸屬新東方,它已經不僅是一個業務實體,還成為了一個精神實體。”他說道,而在新東方普通老員工眼中的俞敏洪,是“偶像”、是“明星”。

02“最大的夢想,就是把新東方放掉...”俞敏洪有哪些放不下的心?

2013年,俞敏洪接受優米網創始人王利芬訪談時說:“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把新東方放掉,我恨不得從來沒有做過新東方……” 

王利芬問:“等于說你奮斗這么多年,其實得到了一個你自己并不想要的結果?” 

俞敏洪:“對,就是這樣的,百分之一百是這樣的。”

得不到想要的結果的俞敏洪又有哪些放不下的心?

1、陷入中年危機的新東方

成立27年的新東方,已經由坐享時代紅利春風滿面的少年,逐漸步入中年,且沒有逃出中年危機的窘境。

新東方公布了2020年Q2的業績報告顯示,期內營收7.852億美元,同比增長31.5%;凈利潤為5340萬美元,去年同期為虧損2580萬美元,同比扭虧為盈。我們看到,本季度營收和凈利潤這些核心數據的增長均較為樂觀。

新東方此次能夠在保持營收快速增長的同時實現凈利潤同比扭虧,跟寒假假期的到來不無關系。

盡管如此,從新東方的財務數據來看,目前還存在以下兩個方面的難題。

(1)競爭加劇 成本持續上漲、毛利率呈下滑態勢

對于新東方而言,線下要面臨好未來的競爭,線上除了好未來還有猿輔導、掌門一對一等在"互聯網+教育"模式下發展起來的在線教育公司,此外,還有BAT及網易等互聯網巨頭孵化的在線K12教育平臺。新東方如今的處境可謂四方來敵。也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新東方不斷在線上線下進行擴張,雖然新東方在線并沒有獲得樂觀的市場表現,但卻花費了新東方不少精力。同時,線下門店從2015財年Q1的711所到2020財年Q2的1304所,擴張直接導致近年來新東方成本的增長。

新東方主要成本是教師薪酬、教室租金和教材成本,隨著成本的增長,對其整體毛利率也產生了相應的影響。數據顯示,2010財年之前毛利潤率保持在62%一線。2014財年降到60%、2015財年降至58%、2018財年降到56%、2019財年上半年降至54%。可見,毛利率正不斷下滑。

還有一項不可忽視的行政費用,對業績產生較大的影響。2019財年Q2,行政費用2.36億美元,相當于營收的39.5%;2020財年Q1達2.89億美元,相當于營收的26.5%,從數據的的表現來看,這一數據還在逐年增高。

(2) 業績難"逃季節性波動"影響 "經營虧損擴大"的挑戰仍存在

作為教育市場的一員,自然是少不了要受到季節波動性的影響,而且這也是一個難以改變的行業問題。

目前,新東方已經連續兩個季度出現單季虧損。而從新東方在一年當中淡季和旺季的表現來看,也存在不樂觀的狀態。數據表明,2017財年Q1經營利潤率28.6%,2020財年只有23%,降了5.6個百分點,這還是教育市場的旺季;縱觀淡季的數據,其經營虧損率卻存在擴大的趨勢,2017財年Q2微利,2018財年Q2經營虧損率2.8%,2019財年Q2經營虧損率4.8%。

盡管,本季度的運營利潤為2530萬美元,相較于去年同期2860萬美元的虧損大幅好轉,但今后這一挑戰仍將會持續,能不能持續保持向好的趨勢,還需市場的持續驗證。

2、半年巨虧8751萬,讓俞敏洪操心的新東方在線

另一方面,即使疫情而爆火的新東方在線,但虧損舊疾未去,也因此成為了俞敏洪心中痛。

據媒體報道,俞敏洪曾在公開場合表達對新東方在線狀況的不滿,稱“內部充滿僵化和懶惰”。俞敏洪在2019年5月出版的自傳中曾形容新東方在線是“病樹前頭萬木春”,并遺憾曾經在在線教育市場上錯失的機遇。

新東方在線公布了2020年中期報告,截至2019年11月30日止6個月,新東方在線期內虧損8751.6萬元人民幣,較上年同期減342%。

除了業績仍舊虧損外,新東方在線還面臨管理層變動與監管約談的壓力。這家背靠傳統教育巨頭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的在線教育龍頭企業,自2019年3月28日在香港上市以來,管理層動蕩不斷,老將紛紛離職。 

此前2019財年業績報告發布時,其前任執行董事兼COO潘欣宣布離職。潘欣為新東方服務了12年,此時離職可謂影響不小。此外,原新東方在線兒童產品事業部總經理、酷學多納品牌負責人陳婉青也已離職,轉而擔任編程貓COO。 

而將新東方在線一手帶大,并助推其上市的孫暢,如今也已退出管理層。 

唯一留下來的孫東旭,也是2019年初才由俞敏洪引入新東方在線。其人35歲,原西安新東方學校校長,2007年從南開大學畢業后便加入新東方。 

從這一系列的變動中可以看出,新東方在線改革換新的決心。然而管理層持續變動的情況下,年輕團隊能否穩定軍心,帶領集團走出虧損的泥淖尚難以確定。

3、新東方面臨的問題不是接班人而是控制權有旁落的可能

在談到新東方接班人的問題時,俞敏洪稱,他不會讓自己的孩子當新東方的接班人。北京一法(天津)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大效分析認為,新東方面臨的問題不是接班人而是控制權旁落。

大效分析指出,俞敏洪創立的新東方2006年登陸美國紐交所,發行價22美元,經十多年發展,經復權后的價格最高至575.52美元,翻了將近26倍。

新東方在紐交所上市給公司融來了巨額的發展資金,給投資人也帶來了豐厚的回報,這是個雙贏的格局,但有一個問題是不能忽視的,隨著每次發行新股,原股東的股權比例必然將被稀釋,出現股權分散化的特點,現俞敏洪雖仍是第一大股東,但其持股比例僅占13%;第二大股東為瑞銀集團持股比例11.9%,兩者相差比例已經很接近了,理論上二股東完全可以通過公開市場購入股票,取得第一大股東的身份,進而取得公司控制權,威脅到公司下一步的發展。

為什么只是說理論上可行呢,畢竟新東方在紐交所上市不同于首次公開發行新股(IPO),他走的是發行存托憑證(ADS)的路線,簡單解釋下存托憑證,就是考慮到海外公司在美國直接上市不方便,便以該公司為模板復刻一個股權體系,對應拆分為ADS份額,該ADS份額在美國證券市場進行交易,ADS份額在一定程序下可以轉換為該公司的股權,但操作中有諸多現實中的問題難以實現直接控股。

但畢竟這個威脅是存在的,想當年阿里巴巴為了從雅虎手中奪回控制權,花了將近70多億美金,才從雅虎手上買回了20%的股權,后來阿里巴巴花大力氣推行了“合伙人計劃”牢牢控制住董事會才徹底解決了這個威脅;后來的小米和京東就更精明了,推行了AB股計劃,A股作為優先股,1股抵10股或20股普通股B股的投票權,即使小米的雷軍、京東的劉強東只持有公司10%的股權份額的優先股(假設公司就10股優先股,90股普通股),就可對應行使相當于100股/190股;200股/290股的表決權,從而完全控股公司。

股權結構問題系“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的致命問題,是其發展過程中的最大障礙,俞敏洪要退了,這個難題也要交給新一代的領導人去解決了。

03“一想到新東方的管理,我的頭就開始炸了”新東方如何“去俞敏洪化”?

圈內一直有關于“俞敏洪老了,新東方落后了”這樣的聲音,而俞敏洪自己對此十分淡定,他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直言“我確實年齡比較大了,而且新東方整個管理層的年齡都是偏大的”。

而隨著年齡的增長,一方面,俞敏洪發現的個人志趣也有所轉移,他表示,未來自己則會去做“更好玩的事”——讀書、旅游,直播,不管是旅游途中的直播還是平臺式的對話型直播,他都想嘗試。

另一方面,他覺得自己的能力、性格在某種程度上妨礙了新東方的發展。

他在直播里這樣概括自己的狀態——

我喜歡寫東西,但是我真的不喜歡管理,所以我從沒有任何管理能力到現在勉為其難去管理,從沒有任何戰略思維到努力學會自己的戰略思維,從局限于人文情懷的思維擴展到面對管理和整個大局的布局上,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挑戰,這個挑戰到今天都沒有完成。

我每天寫老俞疫情日記給大家看,我就覺得很開心,但一想到新東方的管理,我的頭就開始炸了。

這段話的最后一句是,“所以說,新東方犯的錯跟我個人是有關系的。”

俞敏洪曾在在自傳《我曾走在崩潰的邊緣》中也坦承,他覺得自己脾氣比較溫和,也比較大方,愿意與人分利,但這也導致了自己有時權威不足,也有時不能堅持原則、容易過分寬容。由于自己做事瞻前顧后,推動力不夠,所以導致了新東方的變革速度比較慢,“無論新東方能發展到什么樣,都會帶有我個性的影子。” 

這里的“速度慢”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1、新東方的科技能力提升得慢,一開始對于把高科技作為生產力的重視不夠,“導致到今天為止,新東方的高科技和教育的結合依然處于一種相對落后狀態”;

2、新東方對行業新業務機會的敏銳性不夠,比如從一開始的GRE等出國考試培訓,到面向所有年齡段的學生,再從英語覆蓋到全科教學,再到對在線教育的投入,都較為遲緩、保守;

3、新東方對人才更替、培養的速度不夠,俞敏洪認為,這主要是由于自己“人情和溫情關系比較強烈”。

回顧多年以來,俞敏洪始終經營著商人的人設。然而在他經商思想的帶領下,新東方愈發沒有了方向。“上市之前的那些年, 我始終在利益和人情中間玩中庸、找平衡,結果搞得筋疲力盡、狼狽不堪。”俞敏洪在自傳《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中寫道。俞敏洪自認為是個商人,不過賺錢表現和內部管理均不成功;他也慢慢意識到,這樣的角色并不適合自己。

他同樣很清楚,這么多年來新東方機械化的運轉,豢養出大量尸位素餐的所謂“管理者”。沒有人關注其“追求卓越,挑戰極限,從絕望中尋找希望,人生終將輝煌”的辦學校訓,反而制造出一群聽命于市場和商業成功號令的螻蟻。

新東方有今天的模樣,俞敏洪自知負有責任,于是他開始改變。

近兩年,俞敏洪也一直致力于將年輕、新鮮的血液引入新東方,并在為新東方“去俞敏洪化”而努力。他曾連發五封高管信,為推行公司的“標準化、模塊化、系統化”戰略煞費苦心;也曾大規模換血管理層,讓年輕人走到臺前。但收效不如想象中的好。

2019年1月25日,新東方在京機構年會節目《釋放自我》視頻迅速走紅網絡。這首改編自抖音神曲《沙漠駱駝》的歌曲讓廣大企業管理者直呼“扎心”,歌詞諷刺了新東方內部工作低效、貪污腐敗等現象。

WechatIMG9.jpeg.jpeg

俞敏洪轉發了現場視頻,并留下了上面的言論。或許俞敏洪已經意識到,自己必須從對商業成功的崇拜中抽離,重新樹立新東方的風氣。這不像商人的做法,更像一個校長,敢于拍桌子,敢于自我革命。

“你不發展新東方要發展、你不進步新東方要進步,不然我們就只能坐以待斃,死路一條。”俞敏洪稱。

對此,他提出成立三化(信息化、標準化、系統化)工作小組,親自擔任組長,要求在2019自然年和2020財年中,全面落地標準化內容。

他明確指出了中層管理存在的五大問題和高層管理人員存在的七大問題,認為部分老員工已經開始喪失了奮斗創新精神,安逸懈怠情緒漸顯,而高管的混亂導致公司業務難以標準化,產品定價、學校組織五花八門。

比如對六級及以上的管理者都整頓一遍,讓平庸的、搗亂的、只會奉承拍馬、不會干活的人先離開一批。

據多家媒體報道,2019年以來,俞敏洪已五次下發郵件,提及新東方管理層存在的問題,言辭一封比一封嚴厲。

內部信,俞敏洪還表示:“這個過程,需要我們脫胎換骨、洗心革面,是一個艱苦的過程。在這個背后,需要我們厘清業務思路,調整組織結構,改變利益格局,推動思想變革。”

另據全天候科技從新東方內部員工處了解到,2018年和2019年是新東方的調整年,“三化建設”是俞敏洪定的關鍵任務;

公司經歷了團隊人員調整、組織架構調整和KPI調整,在做人員淘汰的同時也在引進行業人才,“人力部門專門招聘了獵頭,獵同行業有經驗的人才”。

04附俞敏洪內部信原文(部分)

以下為俞敏洪部分內部信原文(經整理):

第二封:

我們不少人已經在新東方工作了很多年,奮斗創新精神開始消失,安逸懈怠情緒開始出現。

有些人已經停止了進步,有些人的能力已經跟不上發展。

但是你不發展新東方要發展、你不進步新東方要進步,不然我們就只能坐以待斃,死路一條。

所以我們至少要做到讓新東方進步更快,你和新東方一起進步,最好要做到你比新東方進步更快,來引領新東方的進步和發展。

19年我們將會對于各位的能力和成就進行階段性評估,同時強化新東方的人才培養和引入機制。

第三封:

對于管理者,不管是基層管理者還是一級主管,都是新東方發展的中堅力量。

但現在的中堅力量,很多變成了中間力量,在中間的一幫人。我們發現幾個問題:

1、有些管理者變成了當官的,層層下指令,就是自己不干活;

2、管理者職責重疊,效率低下,工作邊界不清;

3、有些管理者在崗位上很久,變成了老油條,還常常拉幫結派;

4、管理者嚴重缺乏系統性培訓,和員工一樣,野蠻生長;

5、管理者人才發掘機制嚴重缺乏,不少管理者為了自己的崗位安全,不愿意讓能干的人才出頭,只用和自己親近給自己安全感的人,結果形成了新東方管理隊伍一層比一層更挫的現象。

對于高級管理干部,經過很多年的磨練,毫無疑問我們有了一批高質量的機構負責人,但我們也都知道,并不是每個人都是合格的。

這個隊伍我們有幾大問題:

1、對于誰合格誰不合格的管理者考核機制沒有建立起來;

2、不合格的管理者在崗位上呆的時間常常很久,沒有建立迅速替換機制;

3、管理者人才梯隊沒有建立起來,不少機構好幾年一個英才和優才都沒有出現,有些機構第一負責人之下,人才寸草不生;

4、內部選拔人才機制封閉落后,我們優才英才這兩年的選拔,越選越缺人的感覺,覺得新東方人才越來越少。我們有5萬多人,中間一定有大量人才,但我們卻選不出來;

5、人才留引能力差,新東方的很多人才,都流失到了其他機構和平臺,主要原因是我們對于人才的分辨和愛護能力缺乏;

6、有些第一負責人進步能力差,固步自封,不思進取,工作方法不對,居功自傲;

7、挑三揀四的事情增多,集團想要調動人才變得非常困難,本位主義嚴重。好未來的“不服從調動,視為辭職”,在新東方的寬容文化下,完全不管用。

第四封:

從上面我列舉的標準化內容,大家就知道我們的標準化為什么那么難做。

我們的產品沒有標準化;

我們全國各地學校在優惠政策、薪酬計算、產品定價上也各行其是,而且都有各自非常充分的理由;

而且我們各學校的組織結構設計,也是五花八門,有區域制的、有事業部制的,有職能部門集中的,有職能部門分散的,部門名稱甚至都不統一,各種叫法。

全世界可能找不出像新東方這樣一個機構,本來業務和運營需要高度標準化,卻搞得如此花樣百出的。

2019自然年和2020財年,將成為新東方三化強烈推進的一年。

在這一年半中,我上面提到的所有標準化的內容,都會要求全面落地。

這個過程,需要我們脫胎換骨、洗心革面,是一個艱苦的過程。

在這個背后,需要我們厘清業務思路,調整組織結構,改變利益格局,推動思想變革。

經總裁辦公會同意,我從今年開始,親自擔任新東方三化工作小組組長。

我希望通過我擔當這個職位,引起大家對于三化的足夠重視,一起努力來把新東方的三化做好。

第五封:

我們現在有些管理者,能力不強還不奮進,安于現狀得過且過,上班遲到早退,甚至不在工作現場出現,基層調研基本不做。

有的機構利潤率很低,花費很大,不考慮如何提高效率,還組織管理者出國一年兩趟。這就是不會過日子。

關于放棄平庸的員工。我們首先要放棄的,是平庸的管理者。

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我們的管理者,從中層到高層,有些人已經變成了沒有創新、沒有眼光、拉幫結派、懶政怠政的人物,不思進取沒有危機感。

現在公司許多管理者不愿承擔責任,整日協調推諉,又或是不思業務精進,只是機械性執行上級指示。

怠政、懶政、亂政,導致管理者戰斗力的整體下降,管理者戰斗力的下降又限制了員工戰斗力的發展。

這個觀點我想不少人都會同意,所以我們首先要整頓的是管理者,凡是6級及以上的管理者都要整頓一遍,讓平庸的、搗亂的、只會奉承拍馬、不會干活的人先離開一批。

05寫在最后

媒體人何加鹽評論俞敏洪:其實,俞敏洪想要過遵從本心的日子,隨時可以,只要他舍得放下。只要他認識到,地球沒了俞敏洪,會照樣轉動;新東方沒了俞敏洪,照樣能發展得很好。

即使退一步講,就算他走以后,新東方逐漸沒落,但那又和他有什么關系呢?他已經58歲,如果新東方要衰落,他就算能護得了一時,又焉能護得了一世?

但是恐怕,俞敏洪很難這樣想。

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未來,在俞敏洪真正退休,年輕一代接管新東方之后,我們可以期待一下那時的新東方會是一個怎樣的模樣。

《詩 · 邶風 · 日月》有云,“日居月諸,東方自出。”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各工作崗位將被AI取代的概率

選擇崗位,查看結果

制圖員和攝影師

87.9%

打賞支持

5
5
10
20
50
80
100
其它金額
任意賞:

參與評論

最新文章

1、 若貴平臺是網站或者APP,在進行單篇原創文章轉載時,需在文章標題或者導語下方,注明文章來源以及作者名稱;若尋求5篇及以上的長期內容合作,需與億歐公司內容運營部門取得聯系,并簽訂轉載合作協議。

【若貴司平臺轉載億歐公司原創文章已經超過5篇,請及時與我們聯系補簽轉載合作協議,計算時間以2019年2月10日之后為準】

2、 若貴平臺是微信公眾號,在進行單篇原創文章轉載時,請聯系億歐公司內容運營人員進行單篇文章的白名單開通,同樣需要注明文章來源及作者名稱;若尋求2篇及以上的長期內容合作,需與億歐公司內容運營部門取得聯系,并簽訂轉載合作協議。可將公司全稱(簡稱)、公司網址、微信公眾號、微信或者電話等信息發送至hezuo@iyiou.com,會有工作人員與您取得聯系。

關閉

快來掃描二維碼,參與話題討論吧!

快捷登錄 密碼登錄
獲取驗證碼

新用戶登錄后自動創建賬號

登錄表示你已閱讀并同意《億歐用戶協議》

快捷登錄 密碼登錄

賬號為用戶名/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

關聯已有賬戶

新用戶或忘記密碼請選擇,快捷綁定

賬號為用戶名/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

快速注冊

獲取驗證碼

創建關聯新賬戶

發送驗證碼

找回密碼

獲取驗證碼
賬號為用戶名 / 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冊的用戶需設置密碼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問題

我在注冊/找回密碼的過程中無法收到手機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冊過億歐網但是現在沒有辦法通過它登錄,我想找回賬號

其他問題導致我無法成功的登錄/注冊

請發送郵箱到service@iyiou.com,說明自己在登錄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工作人員將會第一時間為您提供幫助

賬號密碼登錄

樂樂呵呵@微信昵稱

該億歐賬號尚未關聯億歐網賬戶

關聯已有賬戶

曾經使用手機注冊過億歐網賬戶的用戶

創建并關聯新賬戶

曾用微信登錄億歐網但沒有用手機注冊過億歐的用戶

沒有注冊過億歐網的新用戶

先前使用郵箱注冊億歐網的老用戶,請點擊這里進入特別通道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億歐公眾號 億歐公眾號
小程序-億歐plus 小程序-億歐plus
返回頂部
棋牌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